“何爷”走了,留下了“双旗镇刀客” 何爷何平被称为“何爷”

在电影界,何爷何平被称为“何爷”。走留他也很乐意这样自称。下双微博和博客都用这个雅号命名。旗镇

 

事实上,刀客何平并不老。何爷他出生于1957年,走留比第五代导演小,下双比第六代路学长大7岁。旗镇他并不早就出名了。刀客1988年,何爷当他推出导演的走留处女作《我们是世界》时,田壮壮拍了四部电影。下双陈凯歌以《黄土地》登陆电影界,旗镇与《儿童之王》一起参加戛纳金棕榈比赛。刀客张艺谋凭借《红高粱》获得了中国电影的第一个金熊奖杯。他的作品数量并不丰富,三十多年来只拍了八部。即便如此,之所以能被尊为“爷”,还是因为他的气质和为人。

 

何平善拍侠客,他的人也颇有侠气。年轻时遇到“文化大革命”的他,因为出身不好,从小就长出一颗坚强的心来支撑自己。他不愿意屈服,感激和仇恨。有时他在白天被同龄的孩子欺负和侮辱。由于他的身份,他无法当场抵抗。天黑时,他会拿着砖头砸碎对方的玻璃。在他从事电影的几十年里,他经常直言不讳地说别人不敢说什么。从目前的作品到创作理念,甚至是政策和环境,任何他不喜欢的人都应该发出声音,甚至批评他的名字。但是直率的人,往往也是古道热肠。对于需要支持的同龄人和年轻一代,他从不毫不犹豫地帮助他。即使是微博上最后几个发布也无一例外地鼓励和宣传年轻导演的新电影。即使在整整七年的时间里,他也完全放下了自己的创作,以规划和制片人的身份实现了他人的作品,并努力促进中国电影产业的更新和升级。

 

他曾经说过:“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的时代不会过去。现在,他真的离开了。他的时代突然结束了,但中国电影的记忆和历史将永远留给他。

 

“我不进电影学院,但我想成为一名电影导演!”。

 

由于父亲何文金是北影厂的副厂长,母亲袁月华是北影厂的导演,何平的童年是在职工院度过的。他经常跟着母亲去工作室,在玩耍的过程中不经意间目睹了电影是如何诞生的。

 

然而,这部电影并没有成为他的野心和梦想,在他的印象中更像是一场游戏。18岁时,高中毕业的何平在北京郊区延庆插队,成为一名知青。他已经呆了五年多了。他每天工作挣工资。他把它存到年底,换成了大约450公斤的口粮。这种生活并没有让他陷入无聊和绝望,而是让他感到非常舒适和无拘无束。当他无事可做时,他要么背诵900句英语,要么躺在炕上读一些经济学书籍,认为如果他将来有机会学习经济学或其他社会科学应该是好的。

 

1978年,北京电影学院重建并恢复本科招生。何平想了想。在他唯一的认知中,拍电影似乎是唯一一个不用上班的职业。他学会了画画,有一点基础,所以他决定申请导演系。复习时,发小田壮壮和他作伴,后来两人都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何平回公社办理户口迁移时,第二封通知书寄给他,信中说第一份通知出了问题。结果田壮壮一个人报到了,何平没能走进校门。

 

然而,何平心中仍然没有太大的波澜,他想着转年再考一次。谁承认北影第二年没有继续招生,一停就停了四年。直到这时,何平才第一次愤怒地发誓:“我不去电影学院,但我想成为一名电影导演!”。

 

只是这样的誓言难免有些无力。当时,中国电影仍处于国有制片厂制度中,几乎只有科班毕业的人才能进入,很少有人有机会独立导演。直到1980年,何平被北京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录取,成为助理实习生,然后逐渐成为副导演。虽然他只能拍摄鲍鱼产卵等内容,但他终于达到了电影的门槛。

 

当时西影厂厂长的第四代导演吴天明,真正把何平领进门。此前,在他的支持下,陈凯歌、张艺谋、田庄庄、黄建新等年轻创作者拍摄了他们早期的代表作品,惊人地刷新了中国电影的外观,也使西方电影制片厂成为全国关注的电影基地。吴天明还将何平从北京调到西安,并很快给了他独立执导的机会。

 

何平去西安时,随身带上了自己写的剧本初稿。这是一个名为《沙漠孤烟》的传奇故事,发生在盛唐时期的边境沙漠中。今年,电影理论家钟思飞在西部电影厂年度创作会议上发表了《面向西北、探索新型“西部电影”的演讲,倡导和鼓励创作者“从屏幕上发展西北人的精神世界”,中国西部电影的一波创作趋势拉开帷幕。

 

但乘着这一波,何平并没有把《沙漠孤烟》搬上银幕。他总觉得剧本还不够成熟,不想匆匆上阵。在不断思考的过程中,一个想法闪过了他的脑海——为什么不先把其中一个人物分开,先把它丰富成一个新的故事呢?1989年,他找到了小说家杨争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对方。

 

“当时大家真的把事情当成事情做”。

 

“他想找芦苇写。芦苇没有时间,所以他问我是否愿意。我觉得(想法)挺好的,就说我觉得应该可以。杨正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他处于抑郁和沮丧之中。何平伸出的合作之手实际上给了他一个退出的机会,所以他们一拍即合,创作迅速发展:“写得很快,可能只有一周。他也拍得很快。我忘了六七月或七八月的具体月份——写下来,然后通过。通过后,剧组成立,11月踩景,春节后开拍。”。

 

“当时大家真的把事情当成事情,很简单。在拍电影的过程中,你看到的是一个电影人。现在你看到的是‘电影传奇’,人就像传奇,是花边传奇,不是真正的传奇。“杨争光仍然怀念那段时间:“当时,资金并没有后来那么奢侈。当我踩到现场时,我和导演住在一个房间里。我从西安跑到兰州,在兰州租了两辆212帆布篷吉普车到敦煌,走了一万多英里。”。

 

在杨的记忆中,一切都像巧合一样顺利,就像电影中的小镇完全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发现:“太阳落在戈壁滩上很快,(最初)我们都放弃了,前面的车开了很长一段时间,结果我们突然回头看,几十英里没有人,沙丘后面的一堵墙,回头看,立即将其作为预选。后来继续往前走,直到敦煌,那天再也找不到合适的了。后来继续往前走,直到敦煌,那天再也找不到合适的了。

 

制作完成的电影于1991年上映。当时,中国没有票房概念。衡量一部电影的成功主要取决于知识界和评论界的反馈。结果这次何平一举成名。他的成长故事交织着爱与恨、善与恶、勇敢与懦弱、纯洁与虚伪,不仅被称为武术电影的新起源,也被视为国内西部电影的杰作——这是经典的“双旗镇刀客”,在未来被反复提及,不能绕过。

 

《双旗镇刀客》上映时,导演陆川还在南京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学习。学校每周组织一次看电影,大部分电影都没什么意思。除了一个夏夜,双旗镇的少年英雄在操场的露天幕布上上映。陆川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看完之后,我心潮澎湃,做了一件很傻的事——躺在床上,用手电筒写了一封很长的信,说这部电影有多感人,然后告诉他我现在在军校,不太喜欢。希望他能指出怎么拍电影。他被送到西影厂,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地址。” 

 

何平自然没有收到这封信,但他用不断的创作向电影世界和像陆川这样渴望电影的年轻人“发送”了“回复”。1994年,他推出了改编自冯同名小说的《炮击双灯》,被学者戴金华称为嵌入中国历史景观的爱情剧,获得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和金鸡奖最佳导演奖;1995年,以“寻找”和“复仇”为主题的《太阳峡谷》入围柏林国际电影节主要竞赛单元。

 

然而,就在这时,何平在期待他带来更多惊喜的目光中放下了手中的导管。

 

“认识何爷后,似乎又进入了一个集体中间”。

 

日光峡谷之后,何平出国了。回来一年多后,我发现中国电影在改革过程中濒临破产。此时,许多同行也开始思考和寻找出路。韩三平组织了一个“救市”计划,与十几位一线电影人合作,希望通过策划和制片人推出一批面向市场的优质电影。何平也加入了这个计划。随后,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在北京成立了办公室,他们还找到了何平,邀请他负责中国电影的制作和发展。何平想了一个晚上,决定应付这份工作。他计划花大约三年的时间在幕后为中国电影做出贡献,但他没想到会真正这样做,这比他预期的要困难得多。

 

但他并不后悔,他曾经说过他爱电影,所以他很高兴任何一个导演。在那些年里,他试图从外部引进资源和学习经验,逐一弥补中国电影产业体系中缺失的部分,并帮助一些新力量站在电影产业的聚光灯下,就像吴天明支持自己一样。

 

这包括给他写了一封长信的陆川。“电影学院毕业两三年,什么都没做,就一直写剧本,给其他导演写电视剧,挺痛苦的。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华谊兄弟拿到了《寻枪》的剧本,找到了我。后来,在他们的介绍下,我遇到了导演何平。陆川说,正是何平对哥伦比亚电影制作(亚洲)公司的投资,为他的处女作注入了重要的动力。

 

《寻枪》的诞生,真正为陆川打开了一条电影之路。他立刻投身于《可可西里》的创作,这次何平站在他身后。当时,国内制片人在演员阵容中推荐了三位香港明星,包括张学友,但陆川不想使用。他想通过非专业演员为电影创造原始的生态纹理。“这时,何爷说‘川有自己强烈的想法,让他自己去做,别管他’。就这样做了,如果不是何爷的话,我大概率也扛不住,最后可能还是要用制片人选择的演员。”。

 

陆川说:“我以前觉得导演是一份很独特的工作,(而且)我离开学校很久了。认识何爷后,似乎又进入了一个集体中间。他一直把大家抱在一起,聚在一起。的确,这一时期的何平就像电影界的一位领袖,他要耕耘和经营的不再是一个人的田园,而是整个江湖。

 

只是艺术殿堂总是给他留下期待,至少20年前《沙漠孤烟》的初稿还在等着他。其实在他心里,这个故事从来没有放下过,一直挥之不去。终于在2003年,何平回来了,他把这个缠绕已久的心结落实成了一部《天地英雄》,念念不忘终得回响。

 

又过了七年,他推出了电影《麦田》。这时,他似乎进入了一个新的艺术阶段。在这部油画般的写意作品中,他开始尝试一种反类型的叙事,甚至不再关注作品中的思想内容,而是希望这样的成分越来越少,“因为可以概括的东西在艺术面前并不先进”。

 

作家麦家觉得《麦田》似乎有一种“唱对台戏”的感觉。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这部电影与整个时代的兴趣有点相反。当每个人都把故事讲得越来越简单,娱乐变得越来越嘈杂时,他讲述了一个反游戏反娱乐的故事。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最终确实被忽视了。我认为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打击,尤其是他越有天赋,他就越脆弱。经过一两次打击,他的创造力将被封锁。”。

 

事实似乎显示了这种可能性。2015年,何平自编自导了爱情电影《回到被爱的每一天》。这部作品最不像他的电影,也是《双旗镇刀客》之后声量最小的一部。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拿出新作品。

 

本来,何平还想改编麦家的解密。在改编授权的合同中,麦家还表示尊重,“如果电影导演不是何平,合同将立即无效”。然而,这部电影终究没能迎来开机的一天。

 

何平在之前的一次采访中说:“我拍的戏总是在我自己的王国里。“现在,他去了另一个王国,也许在那里,他会继续建造自己的王国,但观众再也看不见了。

 

记者:徐鹏远。

热点
上一篇:PINKTOP宾兔联合韩国潮流IP「RiCO」双11推出限量美容冰箱
下一篇:2022CFA中国儿童模特表演艺术大会决赛成功举办